0851-84842885
企业账务管理系统【 电信】【 联通】 协同办公系统【 电信】【 联通】 综合管理系统【 电信】【 联通】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读陈朗诗集《中国·白马》
时间:2018-04-13 阅读:

    标题是从唐朝借来的。诗鬼李贺的《马诗二十三首·其四》。我觉得冠在这篇读评上,“晚春盘马踏青苔”(宋·晏几道)的韵味刚刚好。
    《中国·白马》是陈朗老师2008年出版的一本诗集。此前出版过一本《冬日信札》,可惜早年不识,未曾读到。
    2015年春节后一次小聚时幸识陈朗老师,并获赠《中国·白马》一书。2018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李白桃红的周末,再次翻读这本10年前发行的诗集,蹄疾步稳的文字和锐不可挡的优雅格调依然征服我被日子疲惫已久的双眼。
    近些年来我写得越来越少,忙碌的工作使我常怀敬畏之心。从1990年发表第一首诗歌起,如今屈指已有28载。这么多年来,诗歌是我喜欢的文本之一,是我情感释放的心灵窗口,我爱着这些长短不一、错落有致的句子,胜过爱我自己。
    诗集的名字,应该是诗人将客观形象与主观心灵融合成的带有某种意蕴的愿景。而我读诗,眼睛里有把锥子,很尖,专挑诗人独到的入笔切口,专找小处入手、小中见大和有号召力、感染力的语魂境魄,从“冤家路窄”的字里行间,遇见诗人的非凡功力。
    读陈朗老师的《中国白马》,就是读人、读心,读他那双爱笑的眼睛。笑声,一不倾城,二不倾国,但其厚诚、甘醇、醉人。其笑声掉在地上,足以双手捧起来。“笑容可掬”这个词语,估计是专门为他埋伏的。
    每个人读诗的习惯不同,所以写读评的手法也就不同。我很固执,读完一本书后,总爱循着自己的思路将诗集的内容进行合理分类,以便从中找出自己认为下笔最为顺畅的切点。多年来,这一习惯未曾改变,总想倾尽心力把一篇读评试着写成一篇精美的散文,使自己心里舒服,让读者眼里舒服。然而,始终未能突破自己。
    陈朗老师的这本诗集题材很广泛,涉及历史、地理、自然、现实、人生、时光、情感等古老而又常新的话题,这在很大程度上为他诗歌的自由建构提供了广阔、深沉又有弹性的空间。自由的空间越大,诗歌就呈现得越酣畅淋漓、精致唯美。
    历史从未远离我们诗性的生活。如果从社会学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所经历的日新月异、物是人非的昨天,都应是一去不返的历史。那么朝代更迭、帝王兴衰以及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自然而然也成就了诗人对历史沧桑的感悟与抒写。诗人在《中国圣人》(组诗)中将特写镜头分别对准了庄子、老子和孔子,看圣人由远而近地向我们走来。“看庄子乘大鹏自在地逍遥/宽袖大袍中挥洒出思想的光芒/在高山大岳中如风般飘过/……御风而起的山巅/是无为的身躯”《庄子》。诗人独具慧眼,抓住圣人人生岁月中个性的光辉,以深邃、跳跃、凝练的笔触,寥寥数行便将庄子主张“天人合一”和“清静无为”的波澜壮阔的思想,推向哲理的山巅。庄子,其想象力超丰富,语言运用拿捏自如,灵活多变。鲁迅先生曾言:“其文则汪洋捭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道可道非常道/老子不语/自乘青驴走在函谷关的大道上/蹄飞尘扬”《老子》。老子,函谷关下一部《道德经》洋洋洒洒5000言,是道家学派的经典著作。老子以“道”解释宇宙万物的演变,诗人在老子的“道”中找“道”,找老子的寂寞和对人生与岁月的禅悟,找对天地和日月的敬畏。所以才看到“老子那双深邃睿智的眼睛/如一把利刃/随时宰向我们”。是的,大道无形,“道”无处不在。“让我们盘膝静坐下来/怀揣悲天悯人的心境/……谛听我们的血液/如何被大师娓娓动听的语言/导引得波澜不惊温柔如水”《孔子》。诗人以高超的聚焦本领,以“盘膝、谛听、导引、敦厚、恩泽、雨露”这些安静的词语,让我们对生于春秋时期 “天纵之圣”的儒教始祖顶礼膜拜。诗集以此组诗开篇,恢弘的气势瞬间拓展了历史的深度、宽度和厚度,一下子丰富了读者对历史及其人物的认知。足见陈朗老师对诗歌意象的创新、语言的运用,以及对传统文化崇论闳议的领略和尊崇。
    中国成语和中国汉语承载着厚重的人文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诗人在《中国成语》(组诗)中对成语意象的诠释和破解,虽以“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方式呈现,但恰到好处地映出诗歌意境的妩媚。同时照见诗人对历史文化魂牵梦萦的仟仟情结。“一条披星戴月的帝王之路/在暗度的年代/一把剑在夜里悄然出鞘”《暗度陈仓》。诗人简化的笔,撇下了张良、韩信“英雄所见略同”的计谋,没有提及“明修栈道”的假象迷惑,而是在“隐于窥视的目光下”,刘邦统率主力部队偷偷摸摸暗中抄小路袭击并拿下了陈仓,一举平定三秦,夺取了关中宝地。“时辰沉默在河里/荡漾的波纹划出鱼的沧桑/那年的树/伸展强调的枝条/……遥遥指向那鱼”《缘木求鱼》。从诗歌的意境里看出,诗人力图挣脱寓意,通过寥寥数语,含蓄地表达了对某种愚昧的不屑。颇耐人寻味,发人深思。“四合八荒/总有如烟的歌声缭绕/将那条易水唱得起起伏伏/寒之又寒”《四面楚歌》。诗人巧妙的构思,省略了惨烈的战争追杀场面。正如诗人所言,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歌的季节”,项羽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悲剧英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宋·李清照《夏日绝句》)。楚汉相争,终究还是在这一首寒雁悲怆的歌声中落下历史的帷幕。
    大自然更是净化诗人心灵和骨头的。大自然本身就是壮丽的诗篇,诗人将自己置于大自然之中,将身心放纵并融于景色、景物、山水之中,便有了生命回归自然的本真意义。“雄鹰在草原上翱翔/地上是如此的苍茫/天堂又是那么的辉煌/大汗镶银的牛角声/……高扬的弯刀上/只有雄鹰在天上飞翔”《雄鹰在天堂中飞翔》。鹰,我称之为天空中穿黑衣的猎人。与鹰为伴,与一望无际与生俱来的绿色草原为伴,马背上的民族在大自然给予的广袤中,创造并谱写了草原上无与伦比的传奇。诗人以鹰为切入点,应该是以小见大的表现方式。“先贤静穆地坐在山上/手捧书卷的姿势/千年不倒”《东坡读书石》。兴义市仓更太阳湾石林,与泥凼石林隔山相望,是一片占地约1平方公里的神奇袖珍石林,风格独特,千姿百态。诗人以形似和神似的一块石头,赋予历史文化名人诗话和神化的读书造型,使之有了神采和情感,便呈现出大自然的诗意和风骨。“捧着的总是虚无的爱情/探索的总是对真实的恐惧/泥土里深入的爬行/那是意味深长的忏悔”《蚯蚓》。或许我们都有体会,少时生长在农村,一只蚯蚓会使贪玩好动的童年慢下来,慢成不愿长大的忧伤。蚯蚓是忠于土地的,尽管它松软大地的力量是渺小的,但不会因为渺小而虚无,它是无愧于大自然所给予的能力的。后来,我们大都走出了故乡,总想以捷径的方式面对生活,其实,我们又何尝不像蚯蚓一样曲折地行走?人类在面对未知的时空时又何尝不是曲折的探索?“风,吹起来了/酒,端起来了/……高原汉子的热血/在风中荡漾”《高原风》。诗人生于高原,长于高原,高原的风就是诗人透明的翅膀,掠过童年,掠过少年,掠过一些细密的往事和记忆。一场风和另一场风并没有不同,不同的是一张少年的脸模糊成中年的睿智和从容。“终于驮来一种出世的精神/白马的身躯在千山万水的行进中/将生老病死的祈求/一步一步辗转在马蹄声碎的苍茫中”《由远而来的白马》。如果一匹白马奔跑在草原的怀抱中,那是大自然壮美和豪迈的给予。而诗人笔下的这匹白马来自唐朝,马蹄曾踏碎关山、踏碎明月,踏碎过唐朝的风。风,却在不停地敲它的一把瘦骨。在孤独漫长和迢迢跋涉的寂寞里,谁曾听到过白马的嘶鸣?风,听到了。浸透在铃声里的盐,听到了。白马,驮载的是佛经,传承的是文明。它用哒哒的蹄声普度众生,普度风土人情,敦化遗世而独立的风景。故曰,“此马非凡马,房星是本星”。
    行走于天地之间才有了诗和远方。在忙碌之余,在假期之中,由近至远,诗人迈开双脚丈量大好河山,从一个时空跨入另一个时空,变了的是地理,是身后的背景。不变的是对文化自信的传达,是对生命体验的激情,是在错身的感觉里找一份短暂的安静和放松。那么,诗人关于山水的、游记的、风土的……等等带有“地理标签”的诗歌便应运而生。“我魂牵梦萦的忘魂之河/你坦荡大气永不停息的身姿/如两岸勤劳朴实的布依男儿/你秀美的瀑布群/如婀娜多姿的布依少女/……鬼斧神工的夜郎石画/是先人们神秘的咒语”《马岭河赞歌》。诗人通过拟人刻画,展现给读者的是自然风景的美妙,推介的是雄起的山脉,是喀斯特地貌层峦叠翠的结晶。还有十里涛声,堆积跌落的风景,是速度挟裹的浩荡行程。温润了两岸,温润了民生,温润了地球上一道美丽的疤痕。“一躺就是上万年/娇媚的面容已随岁月而去/不消失的却是你依然饱满的乳房/悲天怜人地随时挤出浓浓的乳汁/滋润这块生长万物的土地” 《贞丰印象》。让女人看了脸红,男人看了心跳,这就是被世人誉为“天下第一奇峰”的双乳峰。波澜不惊地存在了上万年,丰满了上万年,大地赋予了其挺拔的生命和激情,诗歌赋予了其美好的象征。“丁香一样的女人/比小巷还要幽深/比雨季还要悠长/油布雨伞下/是一张呢喃的嘴”《飘香的岁月》。这是诗人对于老上海印象的描述。诗人将丁香般的女人写得这般精致、清雅,凄美、飘渺,使这个雨巷和油布伞都包含了丰富的韵味。诗中的这个穿碎花旗袍的女人,飘香的岁月里,其实也是有忧愁的,只不过她的忧愁被酒后狂乱迷人的假象所掩盖。“秘鲁南部史前的阳光/笼罩在这一片广袤的平原上/纳斯卡人深陷的眼眶里/一缕文明的曙光/……那是比血腥的猎杀/更汹涌的力量/征服了沙漠  征服了河谷”《纳斯卡线条》。诗人在这首诗中展现的是偏远孤绝的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存在了2000年的纳斯卡线条。规模宏大复杂排列构成的图案中,有规则的几何学图形和大量的动植物图案,究竟是谁创造了它们?至今仍无人能解。但有一点我们相信,在浩瀚的宇宙中,在纳斯卡荒原上,这里古老的民族用原始的智慧创造了属于那个时代的辉煌,后来人,只能低下高昂的头颅,向永恒的纳斯卡荒原鞠躬。
    诗集中涉及现实、人生、时光、情感等优秀诗作,在此不再赘述。但诗集中的组诗含义隽永,大气磅礴,意境浑厚,如同他厚德载物的人格,每每捧读,从中都能感受到冲击和震撼。其诗集视野开阔,内容广泛,那些对客观形象与主观心灵高度融合后精准构拟的落笔,将深沉的思考与人文的关注、诚挚与悲天悯人的胸怀揉与诗中,使读者不经意间在其构筑的空间意象里神游驰骋。
    更值得庆贺的是,陈朗在与牧之、林小会共同创作的《纳祥郎岱》中的(长诗节选)荣获贵州省第十三届“新长征”职工文艺创作二等奖。笔者认为,诗人陈朗以高质量的诗歌创作,赢得了诗友和广大读者的青睐,其无疑就是“诗坛杀出的一匹黑马”。
  (兴义环高 梦笔)

 

    梦笔,本名孟祥生,原籍山东齐河,现居贵州兴义。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山东文学》、《十月》杂志、《星星》诗刊、《四川文学》、《贵州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过诗歌、散文等作品。曾获“东昌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水城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二等奖、“普安红”全球茶诗大赛优秀奖等。

 




上一篇: 无 题
下一篇: 读书赏玉好时光
友情链接:拉菲彩票  GT彩票官网  传奇彩票平台  大无限彩票平台  幸运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